法國舉行反恐大游行共370萬人參與40餘國政要輓臂前行奧朗德表示—— “今天,巴黎是世界反恐首都”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根據法國內政部11日公佈的統計數據,全法當天共有多達370萬人走上街頭參與“團結集會”的游行,紀念系列恐怖襲擊的死難者,創下法國史無前例的紀錄。僅巴黎的游行人數就在120萬至160萬之間,還有40餘位外國領導人或國際組織領導人趕到巴黎,與法國總統奧朗德輓臂參加游行。
  在這一天的游行中,奧朗德無疑是最受關註的焦點。他當天表示,“今天巴黎是世界反恐的首都。”除了巴黎的大游行,法國多座城鎮乃至世界一些重要城市當天也舉行示威,響應巴黎大游行。
  法國近日發生多起襲擊事件,共造成17人死亡。這次反恐大游行是要向近日倒在恐怖分子槍下的17人致敬。法國內政部表示,法國政府採取“非常的”安全措施,以保證游行活動的進行。
  團結集會“我們都是查理,都是法國猶太人”
  當地時間11日15時25分許,多國政要和法國總統奧朗德手臂相輓,與游行民眾一起表達對恐怖主義行徑的抗議。與此同時,在巴黎以外的其他一些法國城市和地區,也舉行了反恐游行活動。法國媒體稱,參加游行的民眾超過百萬。
  民眾舉著寫有“我是查理”標語的牌子和寫著“不恐懼”的鉛筆模型,致敬遇難者。人群兩側,不少建築底端的商鋪門前也有標語,聲援游行。
  34歲的拉辛納·特拉奧雷在共和國廣場的紀念碑前放置17支蠟燭,向遇難者表示哀悼。70歲的傑奎琳·薩阿德-盧阿納說:“我們沒有被極端分子嚇倒。我希望捍衛自由表達的權利。”
  法國總理曼努埃爾·瓦爾斯說:“我不懷疑將有上百萬的人們來表達他們對自由的熱愛。”瓦爾斯還說:“我們都是查理,都是警察,都是法國猶太人。”
  17名遇難者中,除多名《查理周刊》漫畫作者外,還有3名警察和4名在雜貨鋪劫持案件中遇難的猶太人。
  在共和國廣場,居民扎卡裡亞·莫姆尼說:“我希望,今天之後,所有人都團結起來。所有人,包括穆斯林、猶太人、基督徒、佛教徒。我們首先是人,沒有人應該被那樣殺死,沒有人。”
  政要助陣

  輓臂前進與法國人在一起
  法國組織的游行得到多國政要支持響應,德國總理默克爾、英國首相卡梅倫以及眾多歐洲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參加游行。同時,游行隊伍中還包括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與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這對政壇死敵。
  游行開始前,法國總統奧朗德說:“我們整個國家將奮起展示最好的一面。”游行開始後,17名遇難者的家屬與眾多政要走在隊伍前列。奧朗德身旁是馬裡總統凱塔和德國總理默克爾,他們輓臂前進。
  一些參與游行的團體還在現場演奏起著名的《馬賽曲》。
  卡梅倫在游行開始後說,極端主義暴力威脅還將存在多年。“我們在英國同樣面臨類似威脅,盲目的極端主義威脅。這種威脅已經存在多年,我相信,還會繼續存在多年。”他說。
  正在印度訪問的美國國務卿約翰·克裡當天早些時候說:“我們今天與法國人民團結在一起。我們在一起不僅因對暴行的憤怒,還要團結起來對抗極端主義。”
  安全考驗樓頂部署狙擊手人群中安插便衣警察
  此次游行也是對剛剛經歷了恐襲的國家的安全部隊的又一次考驗。從7日到9日,法國遭遇近幾十年來最致命的恐怖襲擊,迄今全國仍保持高度戒備。
  11日的大游行來臨之際,數千名警察和士兵部署在巴黎街道,防範潛在襲擊者。狙擊手在建築樓頂部署,游行人群中也有許多便衣警察。
  當晚還會有大規模守夜活動。警方提前搜查了城市下水道,游行隊伍沿途地鐵站暫時關閉。
  與此同時,法國全國眾多警力嚴守猶太人會堂、清真寺、學校等敏感或人多場所。
  警察工會發言人克裡斯托弗·克雷潘說:“對我們來說,這沒有結束,還沒結束。我認為,我們翻開新的一頁,就像‘9·11’前和‘9·11’後。”
  現場安保警察前方開道直升機空中護航
  身在游行現場的中國留學生小任說,這次游行為了保證秩序,在路口一般都有兩三個警察,“我還看到好多帶著飲料、酒的人被警察攔下,把瓶子里的液體直接倒了。而那些政要則都配有貼身保鏢,用保鏢和警車開道。”
  歐洲最大的華人社區門戶“新歐洲戰法”在現場的記者則說,“游行隊伍前面是警察開道,同時維持治安。而空中還有直升機‘護航’。”
  身在游行現場的駐法攝影師張傑今晨對法晚記者說:“在巴黎從未見過這麼多人一起游行。此前法國人常常抱怨治安不好,對警察意見頗多,但是這一天,當警察在人群中開車通過時,人們會自覺地讓開一條路,為他們鼓掌。仿佛這一刻,警察就是他們心中的英雄。”
  不少接受採訪的當地華人告訴記者,如果同樣的恐襲再次衝擊這一場游行,造成的後果更是不堪設想。張傑觀察到,自己到火車站時看到,那裡也有戴著頭盔,穿著防彈衣的警察駐守,“這是此前從未見過的。”
  另外,因為此前有一名女警身亡,也有人為了捍衛警方利益,舉著“警察在默哀”的標語前進。小任說,他感動於法國人的勇氣,尤其是不對恐怖主義低頭的這種堅守。
  華人面孔華裔議員參與高舉“我是查理”
  “新歐洲戰法”官微中寫道,法國上一次這麼大規模的集會,還要追溯到1998年法國勇奪世界杯冠軍的時候,但誰又能想到,上次的主題是喜悅和慶祝,近7年後的今天卻是悲傷和憤怒。“新歐洲戰法”號召各個華人社團、在法留學生、華人華僑積极參与此次游行,支持法國政府。
  此次游行吸引了不少華人參與,包括巴黎市華裔議員陳文雄等人都出現在了游行的人群中。不少華人神色凝重,高舉著黑色紙,上面用法語寫著“JE SUIS CHARLIE”,下麵是中文標語“我是查理”。
  張傑說,“今天大多數人的表情還是沉重的,一起喊著‘我是查理’時則顯得亢奮。”他回憶當時的場景時說,“開始還下了一點點雨,大多數人並不像往常游行一樣猛喊口號,也不用擴音喇叭。只是在很遠處傳來掌聲時,大家跟著一起有節奏地鼓掌。之後有人問,‘查理是誰?’大家就整齊地回答說,‘我們都是查理’。”
  張傑說,他很感動於這次法國人如此的團結。“幾天前慘案發生,人們都是難過的,也都有對自身安全的擔憂。甚至擔心整個法國社會是否會右傾,也有華人擔心未來是否更難融入法國社會。這場游行前,由於擔心會有襲擊事件再次發生,有人曾勸我不要去了,但是自己還是想去現場。”
  民眾表現百萬人有序前行絲毫不顯喧鬧
  “即使上百萬人上街游行,也並不嘈雜、喧鬧,人們有序地前行,舉著橫幅,表達訴求。”身在法國巴黎的華人楊鳴今晨對《法制晚報》記者介紹道。
  楊鳴說,游行的人們走了一程,中間有一分鐘的靜默,用以表達哀悼。在途中不小的一片地面上,堆滿了人們送來的鮮花、蠟燭和代表著漫畫家的鉛筆。
  游行的人中,更是有不少騎在父母肩上的小孩,“法國家庭希望帶著孩子一起參與進來,從小培養他們熱愛自由,尊重不同的信仰。”楊鳴說。
  在跟記者的對話中,當地的華人都反映,這上百萬人的游行是“有組織、有紀律的。”張傑說,好多地鐵站都關了,街上四面八方都是游行的人。大家走得很慢,也很少有車經過。楊鳴也對本報記者說,在法國,游行示威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兒了,儘管這次人數眾多,但是仍然絲毫不顯喧鬧,井然有序。
  張傑說,當天的巴黎因為政界有所呼籲,鼓勵人們參與到游行當中來,這一天巴黎地鐵和公交免費供人們乘坐。但是,數以百萬的人參與其中,也一度讓地鐵站內外人滿為患,很多人等很多趟都上不去。路面也不得不採取了一定程度的交通管制。
  不同聲音“我不是查理”活動悄然擴散
  法國《查理周刊》遇襲,掀起一場如火如荼的“我是查理”活動。但與此同時,另外一場“我不是查理”的活動也開始悄然擴散,儘管規模遠不如前者,但凸顯出人們的認知差異和不同立場。
  “說一句‘我是查理’太過容易。”比利時博客作者馬塞爾·塞勒在個人網站上寫道。在強烈譴責襲擊事件的同時,他表示,他過去曾經強烈批評《查理周刊》部分冒犯宗教的漫畫,如今再假扮“查理”就有些怯懦了。
  長期向《查理周刊》供稿的老牌漫畫家伯納德·霍特羅普對雜誌社遇襲後出現的“新朋友”表達了譏諷。這名筆名“威廉”的荷蘭籍作者說,“我們現在有一大堆政要朋友,真讓我發笑”。談及一些極右翼政客表達對雜誌社的支持,他說,“我對這些突然自稱是我們的朋友的人感到作嘔”,他們以前根本沒看過《查理周刊》的漫畫。
  《紐約時報》9日稱,我們應該正視這一點:在過去20年裡,如果《查理周刊》嘗試在美國大學校園裡發行他們的諷刺雜誌的話,他們連30秒都撐不下去。學生和教師們會指控他們散佈仇恨言論,行政部門會切斷他們的經濟來源。
  巴林《中間報》網站也表示,怠慢、冷落伊斯蘭世界的現象,在西方國家普遍存在,如果西方國家不改變對穆斯林的敵視和傲慢心理,類似事件就難以絕跡。
 
 
創作者介紹

fwvwhaloroq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