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宏源
  剛剛落幕的聯合國氣候變化首腦會議是2009年以來世界各國領導人首次就氣候議題齊聚聯合國。
  本次峰會實際上是氣候談判的一個拐點。以往的全球氣候談判以大國政治為主線,以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為核心,相關氣候談判陣營,如歐盟、傘形集團、77國集團加中國、小島嶼聯盟、石油輸出國組織等,彼此之間展開激烈博弈。然而,隨著氣候風險加劇以及社會團體和企業的積极參与,各國紛紛開始強調務實的氣候行動。從這次峰會進程來看,已經進行20年的國際氣候談判也逐漸從“政治博弈”向“氣候行動”回歸。
  首先,氣候風險加劇,引起人類不斷反思。聯合國第五次《氣候變化評估報告決策者摘要》確認了氣候變暖的事實,並預測到本世紀末地表溫度可能比1850—1900年增長1.5—2攝氏度。氣候變化帶來的安全挑戰已不可逆,世界各國需要共同應對。不僅如此,由於2011年以來,德班平臺談判進程過半,談判效率受到質疑,很多發展中國家付出的氣候代價越來越大,因此世界各國都開始強調以立刻行動來應對日益發展的氣候災害。
  其次,發達國家推動氣候治理的熱情不斷下降,國際社會希望推動發達國家增強氣候行動。當前,對於歐盟來說,烏克蘭等地緣危機、內部分裂和債務危機已取代氣候變化和低碳問題而成為首要問題,歐洲民眾和輿論對氣候變化問題的關註度大幅下降。奧巴馬政府任期接近過半,隨著美國氣候變化立法已經停止,美國大幅減排和氣候行動將受國會制約。加拿大政府藉口無力支付違反《京都議定書》減排目標的罰款而退出,日本因核電站事故而放棄了25%的減排目標。因此,聯合國峰會前夕,美歐紛紛爆發游行,希望推動發達國家提升氣候行動的雄心。與發達國家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中國在峰會中承諾:將大力推進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從明年開始在現有基礎上把每年的資金支持翻一番,並建立“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基金”。中國還將提供600萬美元支持聯合國推動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
  第三,全球氣候行動由政府、私營部門等不同行為體承擔,各國政治承諾和企業社會的氣候行動需要有效銜接,因此,聯合國強調搭建聯合國、各國政府和私營部門協同進行氣候行動的有效平臺。企業論壇是氣候峰會的一部分,來自各國的企業家討論如何通過長期的戰略、投資和政策實現公正和公平的氣候行動。潘基文指出:“包括商業和金融部門在內的私營部門不斷公佈氣候行動方案,這讓我們看到了生活方式及商業行為上解決氣候變化危機的可持續性。”
  (作者繫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原標題:氣候談判迎來拐點 從博弈向行動回歸)
創作者介紹

fwvwhaloroq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